A Schoolmate Rest in Peace

听家里人说以前中科大的校友刘耀木在家里跳楼去世了。刘耀木和我同县,算是老乡。我们县里中科大的学生只有几个人,穷乡僻壤,百姓八卦,在家里聊天时会听到其他几个校友的简单情况。我和刘耀木不认识,从来没见过面,只有一次在人人网上说过几句话。我对他了解不多,大部分信息都是听别人的转述。

刘耀木是我的学长,比我早到中科大两年,上学期间曾休学一年去寺院出家。我们不同系,也不在一个校区,平时没机会碰面。他笃信佛教,逢人就传教,见到不道德的事总会出面,招致不少人的厌烦,因此成为校内的名人。那时中科大学生之间使用最多的信息交流平台是人人网。我看过他在人人网写的一些评论和转发的一些文章,都是关于佛教的轮回、因果、报应、灵异事件。一般人,尤其是中科大的学生只会把这些论述当作笑料,听多了便觉得这个人精神异常。人人网上的同学每天转发的消息除了一些正经的校内新闻、社会新闻、科研成果、留学经验以及相关的评论,剩下的几乎都是动漫、萝莉、女装、膜蛤、小黄文、作死文、钓鱼文,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刘耀木是一个异类。

我和他的唯一一次对话是在人人网上。无意中看到他发的一条宣传去合肥郊区的一个水库放生鱼虾的消息,我留言说想去看看,他回复让我去的时候不要穿好看的衣服。之后我因为其它事情没去成。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在人人网的科大树洞(中科大学生匿名发消息的地方)里和一些人吵了起来,成了中科大学生群体的焦点。争吵的起因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他看到树洞里一些同学经常发肮脏下流的匿名消息之后发表了佛教伦理道德及因果报应的评论,导致一些人厌烦。很多同学嘲笑他,他则不断用佛教的论调回应。最后可能由于双方精力所限,以及谁都说服不了对方,争吵停了下来。之后没有在同学中再听到过刘耀木的消息。

即使在中科大这个盛产怪异人物的地方,刘耀木的行为和思维方式也是独特的。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通过什么途径接触佛教,读过哪些书,见过那些人,怎么产生他特殊的世界观。在他长大的县城里普通家庭近几年才通互联网,去年城区才开了第一家肯德基店,没有二次元文化,没有宅腐文化。

他的死,肯定是因为这个社会一直强行改造他,容不下一个特殊的人。如果他生活在古代,大概会是一位闻名的方丈吧。